超级PK1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超级PK10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9-19 14:39:4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值得一提的是,100多年前的美国总统塔夫脱,在卸任总统8年后,又去当了最高法院的首席大法官,干了9年才退休——他喜欢当法官,胜过当总统。耶鲁大学对美国最高法院有深厚影响,不能不说跟这位总统校友有关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只是,由于性侵指控的存在,此前最新的大法官人选卡瓦诺的提名和确认过程,前后花费了89天,其中从提名到听证会用了57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高法院现在的“九人”中,金斯伯格是最年长的一位。她的死留下了空缺,共和党方面迫不及待要填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国举国哀伤,尽管特朗普4年前曾要求骂他的金斯伯格辞职,现在也说:“伤心听到这个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3年1月20日,时任美国最高法院首席法官的约翰·罗伯茨主持了奥巴马总统连任就职程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在共和党同时控制白宫和国会参院的情况下,很难实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兰德的高级国际国防研究员,美国驻夏威夷太平洋司令部总部的大陆析师蒂莫西·希思表示,大陆或将带给美军的伤亡令人震惊。解放军的反舰巡航导弹可能击落美国航母和军舰;其地对空导弹也将摧毁美军的战斗机和轰炸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2017年被提名的尼尔·戈萨奇,虽然曾在“自由派大本营”哈佛大学(背叛共和党的戴维·苏特,“摇摆票”安东尼·肯尼迪和约翰·罗伯茨,都毕业于哈佛法学院)就读,但最后毕业于牛津大学,长期在美国中西部工作,判决记录也显示其是正宗保守倾向。他的就职,使得最高法院重回“保守派多数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保守派剩下的法官(从右至左):约翰·罗伯茨、尼尔·戈萨奇、布雷特·卡瓦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为美国最高法院存在“鱼缸效应”,即由于环境狭窄、成员相对固定、总在别人的瞩目之下,像鱼缸里的金鱼那样“变性”的现象,在最高院也时有发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