立博APP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立博APP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9-19 13:06:0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比如,共和党人老布什提名的戴维·苏特,在大法官宝座上没几年,就成了铁杆自由派,并在2009年以“提前退休”确保了其继任者(自由派女将索尼娅·索托马约尔)由奥巴马任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总统候选人拜登表示,接替金斯伯格的大法官人选,应该由本届大选的获胜者提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同样毕业于耶鲁法学院的现任大法官——黑人克拉伦斯·托马斯和意大利裔塞缪尔·阿利托,都是稳定的保守派;而父母来自波多黎各的索托马约尔,作为耶鲁的拉美裔女生成为自由派,也可以理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虽然他可以借此向选民证明自己“把3名保守派大法官送进最高院”的功劳,但这有可能触发中间选民的不满,而且留着一个悬念给共和党选民,不是更好的动员手法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简单说,便宜要占,但共和党不能太卖乖,否则就成了民主党的选举集结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玩笑归玩笑,特朗普任期还剩120多天,而本届国会的任期将在明年初更早结束,他还能顺利推动提名通过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北京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主任徐和建介绍,自9月3日北京逐步恢复部分国际客运航班直航以来,目前,8个国家9个航班已按计划全部恢复直航,每周直航国家、班次已固定,实现了平稳有序启动运行。截至9月18日,首都机场口岸共入境直航国际客运航班16架次,旅客2615名,除今天通报的1名无症状感染者外,其他人员中尚未出现确诊、疑似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,总体上看,输入风险较低且可防可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几天后,刚被告知金斯伯格去世时,特朗普对记者说:“哇,我不知道。”“无论您是否同意,她都是一位了不起的女人,过着惊人的生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样,假设哈佛毕业的自由派大法官斯蒂芬·布雷耶主动退休,奥巴马可以和自己的哈佛法学院“师兄”、同样主编过《哈佛法学评论》的约翰·罗伯茨,以及自己的前法律顾问、在芝加哥大学法学院执教时的同事、哈佛法学院前院长埃琳娜·卡根,组成新的“最高院哈佛帮”,保护并监控拜登-哈里斯(这对竞选搭档都是普通的法学院博士毕业)施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为在堕胎权、同性婚姻、移民、医保等问题上的立场,她是许多自由主义者的英雄,但她最亲密的朋友之一,是非常保守的已故大法官安东尼·斯卡利亚。